為甚麼同性戀者不能代表前同性戀者說話?

作者:約瑟夫,尼科洛夫這個夏天,英國一個網絡電視台請我接受訪問,討論改變性取向所需要的工夫.他告訴我節目主持人是一位同性戀者.我拒絕接受訪問,因為他的身份使他不能公平地評論一位前同性戀者的經歷.因為主持人是同性戀者而拒絕接受訪問似乎不合理.但是,我們將會認識到一個接受同性戀身份的人,往往不能誠實地評估一位採取另一成長途踁的人的經歷一例如:前同性戀者.為甚麼這是真理?讓我解釋.跟據文獻,”走出衣櫃”的過程在青少年早期開始,同一時間他們會發現自己有同性戀入傾向.這青少年-往往因為社會對同性戀的反面看法而抗拒這感覺.他努力去壓制,鎮壓和否認這感覺,過程充滿痛苦和孤單;結果使他內疚和羞愧,最終使他自我厭惡.但是,不久之後他發現有許多人和他一樣,往往因為一位有同性戀傾向的輔導員,教練,老師,或宗教領袖支持弓。婊和鼓勵,使他決定”他是”同性戀者.在他接受這同性戀者的身份時,他需要放棄任何早期的希望;就是希望自己可以改變這不想有的感覺和發展異性戀的取向.他必須放棄早前希望和普通人一樣有結婚成家的夢想.山的身份,他必須為永遠沒有辦法解決不想要的同性戀感覺而哀傷;他必須為失去他所渴望的而哀傷.因為在這過程中,他曾經為自己的希望和夢想哀悼,使他在取得同性戀者的身份後不能相信其他人可以改變他們的性取向.”如果我自己不能改變,他們怎可能改變?”更深一層,這想法可能是基於憤怒.”如果我不能得到我想要的,別人也不能得到.”我有一位保守的猶太人朋友解釋這同性戀者對前同性戀者固有的偏見時說:”這就好像一群拉比私下決定耶穌是否神.”我說:”不,還有更壞的.他們好像人非常希望尋求上帝,最後放棄所有希望,變為無神主義者,然後把自己建立為能夠在其他人的生命中決定他們是否真的屬於神.”就是這哀悼的過程,痛苦地放棄自己夢想的經歷,使同性戀者對前同性戀者的經歷有偏見,不能好好地評估.但是,和同性戀有關的公共措施決策往往操在同性戀活躍份子手上,他們有以上的固有成見.同性戀老師決定對同性戀學生的政策;同性戀圖書館管理員決定那些書應放在圖書館;和同性戀精神健康專業人士告訴這世界,那些改變性取向的方法是否可行.例如,任何人若對APA(美國心理學協會)的政策有懷疑,就被轉介到女同性戀,同性戀,雙性戀,變性關注團體,這團體並不承認前同性戀者或掙扎著想有改變的人.事實上,最令人痛心和有殺傷力的是,最近APA的專案組發表了一個有關治療同性戀的報告,小組成員全部是實行同性性戀的精神健康從業員一全部人承認他們一開始就反對改變性取向的水治療法.是否沒有改變性取向的治療師申請加入這專案組一許多非常專業和是學者的專業人士申請過但被拒門外.這由同性戀者攏斷政策,支配非同性戀的同性戀者的情況是由於社會上大部份人的恐嚇和完全逃避這個偏見的話題.面對決䇿時,一位”直人”不知道確認同性戀者和非同性戀的同性戀者有很大的分別.㑹放棄他的意見而接受一位有同性戀的同工的意見.他會說”我對這樣的事毫無認識,但史提芬是同性戀者,他一定知道甚麼是最館.”(當然史提芬當然會非常讚成.)同性戀活躍份子攬權的另一結果是非同性戀的同性戀者會成為邊緣人,因為害怕而不敢發言.同性戀者認為他們是”在變為同性戀者的過程中,”或是同性戀者但用”g”而不用”G”.並且沒有資格可以為自己爭取一個確實的身份.他們認為前同性戀者是不曾出櫃的人,他們是因為對同性戀有恐懼心而”受困其中”.但是,前同性戀者的出現可以改變這個形勢.雖然同性戀活躍份子使人膽怯,社會也開始明白有前同性戀者的存在.前同性戀的男士和女士漸漸把他們的故事說出來.更重要的是,現在有一些另人重視的前同性戀者網站:peoplecanchange.com,restoredhopenetwork.com,和voices-of-change.org,前同性戀的男士和女士在這裡說出他們的故事.PeopleCanChange繼續提供JIM(進入成年的征途)給前男同性戀者.這活動是一個週末.在2013年,在美國和不同城市舉辦,並且在以色列舉辦了一次.最近華盛頓D.C.承認前同性戀者是合法的,特別的少數性社群.不久,我們會看到第一個前同性戀者的驕傲遊行.地點是在首都(計劃在2013年夏天舉行).新的支持小組RestoredHopeNetwork(重建希望網絡)也出現了.充滿活力和強烈地決志去代替步履蹣跚的出埃及事工(最近結束了).更新的是同性戀匿名的執行董事(HomosexualAnonymous)Dr.DouglasMcIntyre這個夏天開始一個十日行程去擇為不想要的同性戀感覺接受輔導.每一個社會活動也被選用來使它們所信任的活動成功,包括那羞辱和恐嚇他們,不讚同他們的人.那些不讚同他們的人是誣陷他們和把他們驅逐出社會之外的人.我相信假以時日這木極端份子終於會改變過來.但在這期間,我們必須注意那些主要和為這使命委身的人,他們明白我們的身體決定我們是誰….人性在計劃和創造時要我們是異性戀者,我們必須支持那些勇敢地說”我們改變了”的人.@2009ThomasAquinasPsychologicalClinic

Aiutaci donando con PayPal, Bancomat o Carta di credito